移動閱經尺(可拖動)
         
  首頁 | 觀音法藏 | 觀音野史 | 雁過留聲 | 聯繫我們  
你現在的位置:觀音法藏>>悲華經 您好,我們真誠歡迎您的到來,請多提建議,謝謝。
悲 華 經

(文字如有錯漏,懇請批評指出(點擊進入))
 

                       北涼天竺三藏法師曇無讖譯

 佛告寂意菩薩:「善男子 我於往昔過恒河沙等阿僧祇劫 此佛世界名刪提嵐 是時大劫名曰善持 於彼劫中 有轉輪聖王 名無諍念 主四天下 有一大臣名曰寶海 是梵志種 善知占相 時生一子 有三十二相 瓔珞其身 八十種好 次第莊嚴 以百福德成就一相 常光一尋 其身圓足 如尼拘盧樹 諦觀一相 無有厭足 當其生時 有百千諸天來共供養 因為作字 號曰寶藏 其後長大 剃除鬚髮 法服出家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還號寶藏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即轉法輪 令百千無量億那由他諸眾生等 得生人天 或得解脫 如是利益諸天人已 與百千億那由他聲聞大眾恭敬圍繞 次第遊行城邑 聚落 漸到一城 名安周羅 即是聖王所治之處 去城不遠 有一園林 名曰閻浮 爾時如來 與百千無量億那由他聲聞大眾 止頓此林 
 時轉輪王 聞寶藏佛與百千無量億那由他大聲聞眾 次第遊行 至閻浮林 爾時聖王便作是念:「我今當往至於佛所 禮拜圍繞 供養恭敬 尊重讚歎 」作是念已 即便自以聖王神力 與無量大眾前後圍繞 出安周羅城 向閻浮林 既至林外 如法下車 步至佛所 到已頭面禮足 右繞三匝 卻坐一面 
 善男子 爾時寶藏多陀阿伽度 阿羅訶 三藐三佛陀 即為聖王說于正法 以種種方便示教利喜 說是法已 默然而止 
 時轉輪王便從坐起 長跪叉手 前白佛言:「唯願如來 及諸聖眾 於三月中受我供養衣被 飲食 臥具 湯藥 」
 善男子 彼時如來默然許之 時王即知佛已許可 頭面作禮 繞佛三匝 歡喜而去 
 時轉輪王告諸小王 大臣 人民及其眷屬 作如是言:「汝等知否?我今已請寶藏如來 及其大眾 終竟三月 奉諸所安 自我所用愛重之物 諸供養具 僮使 僕從 我今悉舍 以奉施佛 及諸聖眾 汝等今者亦當如是 舍所重物 諸供養具 僮使 僕從 以奉施佛 及諸聖眾 」諸人聞已 即便受教 歡喜奉行 
 時主寶臣 于閻浮林中 以純金為地 于其地上作七寶樓 其樓四門 七寶所成 七寶行樹 其樹皆懸寶衣 瓔珞 種種真珠 妙好寶蓋 及諸寶器 以用莊嚴 復有諸香妙寶華果 以莊校樹 散種種華 綩綖繒纊 以為敷具 懸諸繒幡 聖王金輪 于樓觀前懸處虛空 去地七尺 令白象寶 在如來後 持七寶樹 其樹復有真珠 繒帛 種種瓔珞 以用莊校 其上復有七寶妙蓋 使玉女寶 於如來前 磨牛頭栴檀 及黑沉水 用散佛上 以摩尼珠寶 置於佛前 寶珠 金輪二光微妙常明 遍滿閻浮檀林 晝夜無異 寶藏如來常身光明 微妙清淨 遍滿三千大千世界 以牛頭栴檀 為一一聲聞作諸床榻 一一床邊 牛頭栴檀以為幾凳 一一座後 有白象寶 持七寶樹 種種莊嚴亦如如來 一一座前 有玉女寶 磨牛頭栴檀 及黑沉水 散以供養 于此一一聲聞座前 各各安置摩尼寶珠 其園林中 作種種伎樂 其園外邊 有四兵寶 周匝圍繞 
  善男子 是轉輪王清旦出城 向於佛所 既至林外 如法下車 步至佛所 至佛所已 頭面禮足 右繞三匝 自行澡水 手自斟酌上妙肴膳 佛及大眾飲食已訖 舍缽漱口 時轉輪王手執寶扇 以扇如來 及一一聲聞 時王千子 及八萬四千諸小王等 悉皆供養一一聲聞 如轉輪王供養世尊 尋於食後 有百千無量億那由他眾生 入閻浮林 於如來所 聽受正法 爾時虛空中有百千無量億那由他諸天 散諸天華 作天伎樂 以供養佛 是時虛空中有天衣 瓔珞 種種寶蓋 而自回轉 復有四萬青衣夜叉 于栴檀林取牛頭栴檀 為佛大眾燃火熟食 
 時轉輪王 其夜於佛及大眾前 燃百千無量億那由他燈 善男子 時轉輪王頂戴一燈 肩荷二燈 左右手中執持四燈 其二膝上各置一燈 兩足趺上亦各一燈 如是竟夜供養如來 佛神力故 身心快樂 無有疲極 譬如比丘入第三禪 轉輪聖王所受快樂 亦復如是 如是供養 終竟三月 
 時王千子 及八萬四千諸小王等 百千無量億那由他眾 亦以妙食供養一一諸聲聞等 亦如聖王所食肴膳 亦滿三月 其玉女寶 亦以種種華香供養 如轉輪王供養於佛 等無差別 其餘眾生華香供養 亦如玉女供養聲聞 無有異也 
 善男子 時轉輪王過三月已 以主藏寶臣 貢上如來閻浮檀金作龍頭瓔 八萬四千上金輪寶 白象 紺馬 摩尼珠寶 妙好火珠 主藏臣寶 主四兵寶 諸小王等 安周羅城 諸小城邑 七寶衣樹 妙寶華聚 種種寶蓋 轉輪聖王所著妙衣 種種華鬘 上妙瓔珞 七寶妙車 種種寶床 七寶頭目 交絡寶網 閻浮金鎖 寶真珠貫 上妙履屣 綩綖茵褥 微妙幾凳 七寶器物 鐘鼓 伎樂 寶鈴 珂貝 園林 幢幡 寶罐 燈燭 七寶鳥獸 雜廁妙扇 種種諸藥 如是等物各八萬四千 以用奉施佛及聖眾 作是施已 白佛言:「世尊 我國多事有諸不及 今我悔過 唯願如來久住此國 復當令我數得往來 禮拜圍繞 恭敬供養 尊重讚歎 」彼王諸子 在佛前坐 一一王子復各請佛及比丘僧 終竟三月奉諸所安 唯願許可 爾時如來默然許之 時轉輪王已知如來受諸子請 頭面禮佛 及比丘僧 右繞三匝 歡喜而去 
 善男子 時王千子 第一太子名曰不眴 終竟三月 供養如來 及比丘僧 奉諸所安 一如聖王 時轉輪王 日至佛所 瞻睹尊顏 及比丘僧 聽受妙法 
 善男子 爾時大臣寶海梵志 周遍到于閻浮提內 男子 女人 童男 童女一切人所 乞求所須 爾時梵志 先要施主:「汝今若能歸依三寶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然後乃當受汝所施 」時閻浮提一切眾生 其中乃至無有一人不從梵志受三歸依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既令諸人受教誡已 即便受其所施之物 爾時梵志令百千億無量眾生 住三福處 及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太子不眴供養如來及比丘僧 竟三月已 所奉達嚫八萬四千金龍頭瓔 唯無聖王金輪 白象 紺馬 玉女 藏臣 主兵 摩尼寶珠 其餘所有金輪 象 馬 妙好火珠 童男 童女 七寶衣樹 七寶華聚 種種寶蓋 微妙衣服 種種華鬘 上妙瓔珞 七寶妙車 種種寶床 七寶頭目 交絡寶網 閻浮金鎖 寶真珠貫 上妙履屣 綩綖茵褥 微妙幾凳 七寶器物 鐘鼓 伎樂 寶鈴 珂貝 園林 幢幡 寶罐 燈燭 七寶鳥獸 雜廁妙扇 種種諸藥 如是等物各八萬四千 以奉獻佛及比丘僧 作是施已 白佛言:「世尊 所有不及 今日悔過 」
 時第二王子名曰尼摩 終竟三月 供養如來及比丘僧 如不眴太子所奉達嚫 如上所說 第三王子名曰王眾 第四王子名能加羅 第五王子名無所畏 第六王子名曰虛空 第七王子名曰善臂 第八王子名曰泯圖 第九王子名曰蜜蘇 第十王子名曰濡心 十一王子名瞢伽奴 十二王子名摩樗滿 十三王子名摩奴摸 十四王子名摩磋鹿滿 十五王子名摩闍奴 十六王子名曰無垢 十七王子名阿闍滿 十八王子名曰無缺 十九王子名曰義雲 二十王子名因陀羅 二十一名尼婆盧 二十二名尼伽殊 二十三名曰月念 二十四名曰日念 二十五名曰王念 二十六名金剛念 二十七名忍辱念 二十八名曰住念 二十九名曰遠念 三十名曰寶念 三十一名羅睺 三十二名羅睺力 三十三名羅睺質多羅 三十四名羅摩質多羅 三十五名曰國財 三十六名曰欲轉 三十七名蘭陀滿 三十八名羅刹盧蘇 三十九名羅耶輸 四十名炎磨 四十一名夜婆滿 四十二名夜闍盧 四十三名夜磨區 四十四名夜墮殊 四十五名夜頗奴 四十六名夜娑奴 四十七名南摩殊帝 四十八名阿藍遮奴 如是等聖王千子 各各三月供養如來及比丘僧 一切所須衣服 飲食 臥具 醫藥 亦復皆如第一太子所奉達嚫 種種之物亦復各各八萬四千 因其所施 各各發心 或願忉利天王 或求梵王 或求魔王 或求轉輪聖王 或願大富 或求聲聞 是諸王子,其中乃至尚無一人求於緣覺,況求大乘 時轉輪王,因佈施故,而復還求轉輪王位 是時聖王及其千子,如是供養,滿二百五十歲,各各向佛及比丘僧悔諸不及 
 善男子,時寶海梵志,尋往佛所,而白佛言:「唯願如來,及比丘僧,滿七歲中受我供養衣服 飲食 臥具 醫藥 」爾時如來默然許可,受梵志請 善男子,爾時梵志供養如來及比丘僧,所須之物,亦如聖王之所供養 
 善男子,寶海梵志復于後時作如是念:「我今已令百千億那由他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然我不知轉輪聖王所願何等?為願人王 天王 聲聞 緣覺,為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我來世必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度未度者 解未解者 未離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悉令得離 未滅度者令得滅度 定如是者 我於夜臥 當有諸天 魔 梵 諸龍及夜叉等 諸佛世尊 聲聞 沙門 婆羅門等 為我現夢 說此聖王之所志求 為求人王?為求天王?為求聲聞 辟支佛乘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
 善男子 時寶海梵志於睡眠中 見有光明 因此光故 即見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世界中 在在處處諸佛世尊 彼諸世尊 各各遙以妙好蓮華與此梵志 其華微妙 銀莖金葉 琉璃為須 瑪瑙為茸 各于華台 見日輪像 於日輪上 各各悉有七寶妙蓋 一一日輪 各各皆出六十億光 是諸光明皆悉來入梵志口中 自見其身 滿千由旬 淨無垢穢 譬如明鏡 見其腹內 有六十億那由他百千菩薩 在蓮華上結跏趺坐 三昧正受 復見日鬘 圍繞其身 于諸華中 出諸伎樂 逾于天樂 
  善男子 爾時梵志 又見其王 血污其身 四方馳走 面首似豬 啖種種蟲 既啖蟲已 坐伊蘭樹下 有無量眾生來食其身 唯有骨鎖 舍骨鎖已 數數受身 亦復如是 於是復見諸王子等 或作豬面 或作象面 或水牛面 或獅子面 或狐 狼 豹面 或獼猴面 以血污身 亦各皆啖無量眾生 坐伊蘭樹下 復有無量眾生來食其身 乃至骨鎖 離骨鎖已 數數受身 亦復如是 或見王子 須曼那華以作瓔珞 載小弊車 駕以水牛 從不正道南向馳走 
 復見四天大王 釋提桓因 大梵天王 來至其所 告梵志言:「汝今四邊 所有蓮華 應先取一華 與轉輪王 一一王子 各與一華 其餘諸華與諸小王 次與汝子 並及餘人 」梵志得聞如是語已 即如其言 悉取賦之 
 如是夢已 忽然而寤 從臥起坐 憶念夢中所見諸事 尋時得知轉輪聖王所願卑下 愛樂生死 貪著世樂 我今復知諸王子中 或有所願卑小下劣 以諸王子有發心求聲聞乘者 故我夢見須曼那華以作瓔珞 載水牛車 于不正道南向馳走 我何緣故昨夜夢中見大光明 及見十方無量世界在在處處諸佛世尊?以我先教勸閻浮提內無量眾生 悉令安住三福處故 是故於夢得見光明 及見十方無量世界在在處處諸佛世尊 以我教勸閻浮提內一切眾生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請寶藏佛及比丘僧 足滿七歲 奉諸所安 是以夢中見十方諸佛與我蓮華 以我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 是以夢中見十方諸佛與我寶蓋 如我所見蓮華台中見日輪像 有無量光明入我口中 及見大身滿千由旬 七寶蓋上以日為飾 及見腹內有六十億百千菩薩在蓮華上結跏趺坐 三昧正受 時梵天王所可教敕 賦諸蓮華 如是等夢 非我所解 唯有如來乃能解之 我今當往至世尊所 問其所以 何因緣故 見是諸事?
 善男子 爾時寶海梵志 過夜清旦 即至佛所 飲食已辦 自行澡水 手自斟酌上妙肴膳 食已行水 收舉缽訖 即於一面坐卑小床 欲聽妙法 爾時聖王 及其千子 無量無邊百千大眾 出安周羅城 恭敬圍繞 向閻浮園 到園外已 如法下車 步至佛所 頭面禮佛 及比丘僧 在佛前坐 為欲聽法 爾時梵志 如夢中所見 具向佛說 
 佛告梵志:「汝夢所見有大光明 十方無量如恒河沙等諸世界中 在在處處諸佛世尊與汝蓮華 于華台中有日輪像 大光入口 以汝先於二百五十年中教閻浮提內無量眾生 令住三福處 復令無量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於今復作如是大施 供養如來及比丘僧 以是故 十方諸佛授汝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佛世尊現在說法 與汝蓮華 銀莖金葉 琉璃為須 瑪瑙為茸 蓮華台中有日輪像 如是等事 皆是汝之受記相貌 
 「梵志 汝夢所見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世界中 在在處處諸佛世尊現在說法 彼諸世尊所可與汝七寶妙蓋 蓋上莊飾至梵天者 汝于來世 當于夜分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即於其夜有大名稱 遍滿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世界中 上至梵天 當得無見頂相 無能過者 即是汝之成道初相 
 「汝夢見大身 又見日鬘而自圍繞者 汝于來世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汝先所可于閻浮提內教無量眾生 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亦當同時於十方如微塵等世界之中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亦皆各各發此贊言:「我於往昔 為寶海梵志之所勸化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是故我等今日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某甲世尊 即是我之真善知識 」爾時諸佛 各各自遣諸大菩薩 為供養汝故 諸菩薩等 以先所得己佛世界種種自在獅子遊戲神足變化 而以供養 爾時諸菩薩 種種供養已 於彼聽法 得陀羅尼三昧忍辱 是諸菩薩聽受法已 各還本土 向佛世尊稱說汝國所有諸事 梵志 如是夢事 皆是汝之成道相貌 
 「梵志 汝所夢見於其腹內 有無量億諸大菩薩 在蓮華上結跏趺坐 三昧正受者 汝于來世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復當勸化無量億百千眾生 令不退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汝入無上涅槃已 其後未來之世 當有十方世界無量諸佛法王世尊 亦當稱汝名字 作如是言:「過去微塵數等大劫 有某甲佛 是佛世尊勸化我等安住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令不退轉 是故我等今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作正法王 」梵志 如是等夢 皆是汝之成道相貌 
 「梵志 汝夢所見人形豬面 乃至獼猴面 以血污身 啖種種蟲已 坐伊蘭樹下 無量眾生唼食其身 乃至骨鎖 離骨鎖已數數受身者 有諸癡人 住三福處 所謂佈施 調伏 善攝身口 如是人等 當生魔天 有退沒苦 若生人中 受生老病死憂悲惱苦 愛別離苦 怨憎會苦 所求不得苦 生餓鬼中 受饑渴苦 生畜生中 無明黑暗 有斷頭苦 生地獄中 受種種苦 欲得遠離如是諸苦 是故安住修三福處 願求天王 轉輪聖王 或欲主領一四天下 乃至主領四四天下 如是癡人 食一切眾生 是眾生等 復當還食如是癡人 如是輾轉 行於生死 不可得量 梵志 如是夢者 即是久受生死之相貌也 
 「梵志 汝夢所見 有諸人等 須曼那華以作瓔珞 載小弊車 駕以水牛 于不正道南向馳走 梵志 即是安住於三福事 能自調伏 令得寂靜 向聲聞乘者之相貌也 」
 「善男子 爾時寶海梵志白轉輪王言:「大王當知 人身難得 王今已得 成就無難 諸佛世尊 出世甚難 過優曇華 發善欲心 及作善願 乃復甚難 大王今者 若願天人 即是苦本 若欲得主一四天下 及二 三 四 亦是苦本 輪轉生死 大王 若生人天 皆是無常 無決定相 猶如疾風 其人貪樂於五欲中 心不厭足 猶如小兒見水中月 若有願求在天人中 受放逸樂 其人數數墮於地獄 受無量苦 若生人中 受愛別離苦 怨憎會苦 若生天上 有退沒苦 當復數數有受胎苦 復有種種互相食啖 奪命之苦 癡如嬰兒 心不知厭 何以故?離善知識故 不作正善願故 不行精進故 應得者不得故 應解者不解故 應證者不證故 癡如嬰兒 無所識別 唯菩提心 能離諸苦 無有遺餘 而反生厭 世間生死 數數受苦 而更甘樂 遂令諸苦轉復增長 大王 今當思惟生死 有如是等種種諸苦 大王今者 已供養佛 已種善根 是故於三寶中 應生深信 大王當知 先所供養佛世尊者 即是來世大富之因 愛護禁戒 即是來世人天中因 今者聽法 即是來世智慧因也 大王今者 已得成就如是等事 便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
 時王答言:「梵志 我今不用如是菩提 我心今者愛樂生死 以是緣故佈施 持戒 聽受妙法 梵志 無上菩提甚深難得 」
 是時梵志復白大王:「是道清淨 應當一心具足願求 是道無濁 心清淨故 是道正直 無諂曲故 是道鮮白 離煩惱故 是道廣大 無障礙故 是道含受 多思惟故 是道無畏 不行諸惡故 是道大富 行檀波羅蜜故 是道清淨 行屍波羅蜜故 是道無我 行羼提波羅蜜故 是道不住 行毗梨耶波羅蜜故 是道不亂 行禪波羅蜜故 是道善擇 行般若波羅蜜故 是道乃是真實智慧之所至處 行大慈故 是道不退 行大悲故 是道歡喜 行大喜故 是道堅牢 行大舍故 是道無刺棘 常遠離欲恚惱覺故 是道安隱 心無障礙故 是道無賊 善分別色 聲 香 味 觸故 是道壞魔 善分別陰 入 界故 是道離魔 斷諸結故 是道妙勝 離聲聞 緣覺所思惟故 是道遍滿 一切諸佛所受持故 是道珍寶 一切智慧故 是道明淨 智慧光明無障礙故 是道善說 為善知識之所護故 是道平等 斷愛憎故 是道無塵 離恚穢忿怒故 是道善趣 離一切不善故 大王 是道如是 能到安樂之處 乃至涅槃 是故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
 爾時轉輪聖王答大臣言:「梵志 今者如來出現于世 壽八萬歲 其命有限 不能悉為一切眾生斷諸惡業 令種善根 種善根已 安置聖果 或得陀羅尼三昧忍辱 或得菩薩勝妙善根 諸佛授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或少善根 于天人中受諸快樂 是諸眾生各各自受善 不善報 梵志 于眾生中乃至一切人 無善根者 如來不能說斷苦法 如來世尊雖為福田 無善根者 不能令斷諸苦惱法 梵志 我今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我行菩薩道時 修集大乘 入於不可思議法門 教化眾生而作佛事 終不願於五濁之世穢惡國土發菩提心 我今行菩薩道 願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 世界眾生無諸苦惱 若我得如是佛刹者 爾乃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善男子 爾時寶藏多陀阿伽度 阿羅訶 三藐三佛陀 即入三昧 其三昧名見種種莊嚴 入三昧已 作神足變化 放大光明 以三昧力故 現十方世界 一一方面 各千佛刹微塵數等諸佛世界 種種莊嚴 或有世界 佛已涅槃 或有世界 佛始涅槃 或有世界 其中菩薩始坐道場 菩提樹下降伏魔怨 或有世界 佛始成道 便轉法輪 或有世界 佛久成道 方轉法輪 或有世界 純諸菩薩摩訶薩等 遍滿其國 無有聲聞 緣覺之名 或有世界 佛說聲聞 辟支佛乘 或有世界 無佛 菩薩 聲聞 緣覺 或有世界 五濁弊惡 或有世界 清淨微妙 無諸濁惡 或有世界 卑陋不淨 或有世界 嚴淨妙好 或有世界 壽命無量 或有世界 壽命短促 或有世界 有大火災 或有世界 有大水災 或有世界 有大風災 或有世界 劫始欲成 或有世界 成就已竟 有如是等無量世界 微妙光明 悉皆遍照 令得顯現 爾時大眾 悉見如是等無量清淨諸佛世界 種種莊嚴 
 時寶海梵志白轉輪王:「大王今者已得見此諸佛世界種種莊嚴 是故今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隨意欲求何等佛土 」
 善男子 時轉輪王向佛叉手 而白佛言:「世尊 諸菩薩等 以何業故 取清淨世界?以何業故 取不淨世界?以何業故 壽命無量?以何業故 壽命短促?」
 佛告聖王:「大王當知 諸菩薩等 以願力故 取清淨土 離五濁惡 復有菩薩 以願力故 求五濁惡 」
 爾時聖王前白佛言:「世尊 我今還城 於閒靜處 專心思惟 當作誓願 如我所見佛土相貌 離五濁惡 願求清淨莊嚴世界 」
 佛告聖王:「宜知是時 」
 善男子 時轉輪王頭面禮佛 及比丘僧 右繞三匝 即退而去 便還入城 到所住處自宮殿中 在一屏處 一心端坐 思惟修習 種種莊嚴己佛世界 
 善男子 時寶海梵志次白太子不眴:「善男子 汝今亦當發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如汝所行三福處者 所謂佈施 調伏 善攝身口 及余所行清淨善業 盡應和合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爾時太子作如是言:「我今先應還至宮殿 在一屏處 端坐思惟 若我必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我當還來至於佛所 當於佛前 畢定發心 願取種種淨妙佛土 」爾時太子頭面禮佛 及比丘僧 右繞三匝 即退而去 至本宮殿 在一屏處 一心端坐 思惟修習 種種莊嚴己佛世界 善男子 爾時梵志復白第二王子 作如是言:「善男子 汝今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如是聖王千子 皆悉教化 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梵志復教化八萬四千諸小王等 及余九萬二千億眾生 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一切大眾 皆作是言:「梵志 我等今當各各還至所住之處 在一靜處 一心端坐 思惟修習 種種莊嚴己佛世界 」如是大眾 一心寂靜 於七歲中 各各於己本所住處 一心端坐 思惟修習 種種莊嚴己佛世界 
 爾時轉輪聖王 於七歲中 心無欲欲 無瞋恚欲 無愚癡欲 無驕慢欲 無國土欲 無兒息欲 無玉女欲 無食飲欲 無衣服欲 無華香欲 無車乘欲 無睡眠欲 無想樂欲 無有我欲 無有他欲 如是七歲 乃至無有一欲之心 常坐不臥 無晝夜想 無疲極想 亦復無聲 香 味 觸想 而於其中 常見十方 一一方面 如萬佛土微塵數等諸佛世界清淨莊嚴 不見須彌及諸小山 大小鐵圍二山中間幽冥之處 日月星辰 諸天宮殿 其所見者唯見清淨莊嚴佛土 見是事已 隨願取之 如轉輪聖王於七歲中得受快樂 見於清淨種種莊嚴諸佛世界 願取上妙清淨佛土 轉輪聖王太子不瞬 乃至千子 八萬四千諸小王等 及九萬二千億眾生等 各七歲中 心無欲欲 乃至無有香 味 觸想 各於靜處入定思惟 亦得見於十方世界 一一方面 如萬佛土微塵數等諸佛世界所有莊嚴 不見須彌及諸小山 大小鐵圍二山中間幽冥之處 日月星辰 諸天宮殿 其所見者唯見清淨莊嚴佛土 如其所見 隨而取之 如是一切諸大眾等 於七歲中各得修行種種法門 或願清淨佛土 或願不淨佛土 
 善男子 爾時梵志過七歲已 持諸七寶 奉獻於佛及比丘僧 向佛合掌 前白佛言:「世尊 我已勸化轉輪聖王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還至住處 靜坐思惟 乃至不聽一人令入 我復勸化其王千子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是諸王子 亦各還至所住之處 靜坐思惟 乃至不聽一人令入 八萬四千小王 九萬二千億眾生等 亦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各在靜處 端坐思惟 乃至不聽一人令入 世尊 今當令是轉輪王等 從三昧起 來至佛所 及我先所教化 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悉令集此佛世尊所 一心端坐 受于清淨佛之世界 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從佛受記已 當取國土及名姓字 」
 善男子 爾時寶藏如來 即入三昧王三昧 入是三昧已 於其口中 出種種色光 青 黃 赤 白 紫 如轉輪王在定中者 各於其前 有化梵王 作如是言:「汝等今者可從定起 至於佛所 見佛世尊 及比丘僧 禮拜圍繞 恭敬供養 尊重讚歎 汝等當知 寶海梵志於七歲中作法會竟 今佛世尊復當遊行諸餘國土 」
 時轉輪王等聞是言已 尋從定起 爾時諸天 在虛空中 作諸伎樂 是時聖王 即便嚴駕 與其千子 八萬四千諸小王等 九萬二千億人 前後導從 出安周羅城 向閻浮園 既到園外 如法下車 步至佛所 頭面禮佛 及比丘僧 卻坐一面 
 善男子 爾時梵志白聖王言:「唯願大王 持此寶物 並及大王先于三月供養如來及比丘僧種種珍寶 八萬四千安周羅城 如是福德 今應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其王千子 八萬四千諸小王等 九萬二千億人 皆悉教令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作是言:「大王當知 以此佈施 不應求于忉利天王 大梵天王 何以故?王今福報 所有珍寶 皆是無常 無決定相 猶如疾風 是故應當以此佈施所得果報 令心自在 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度脫無量無邊眾生 令入涅槃 」
 爾時寶藏如來 復作是念:「如是等無量眾生 已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我今當與各各授記 並為示現種種佛土 」爾時世尊即入三昧 其三昧名不失菩提心 以三昧力故 放大光明 遍照無量無邊世界 皆悉令是轉輪聖王 及無量眾生等 見無邊諸佛世界 爾時十方無量無邊諸餘世界 其中各各有大菩薩 蒙佛光故 以佛力故各各悉來至於佛所 以己所得神足變化 供養於佛及比丘僧 頭面禮足 右繞三匝 坐於佛前 欲聽如來為諸菩薩授佛記莂 
 善男子 爾時寶海梵志復白聖王:「大王 今可先發誓願 取妙佛土 」
  善男子 爾時聖王聞是語已 即起合掌 長跪向佛 前白佛言:「世尊 我今真實欲得菩提 如我先於三月之中 以諸所須供養於佛及比丘僧 如是善根 我今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終不願取不淨佛土 世尊 我先已於七歲之中 端坐思惟種種莊嚴清淨佛土 世尊 我今發願 令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 世界之中無有地獄 畜生 餓鬼 一切眾生 命終之後 令不墮於三惡道中 世界眾生皆作金色 人天無別 皆得六通 以宿命通力 乃至得知百千萬億那由他劫宿世之事 以清淨天眼 悉見百千億那由他十方世界 亦見其中在在處處現在諸佛說微妙法 以清淨天耳 悉聞百千億那由他十方世界現在諸佛說法之聲 以他心智故 知無量無邊億那由他十方世界眾生之心 以如意通故 於一念中 遍於百千億那由他諸佛世界 周旋往返 令是眾生悉解無我 及無我所 皆得不退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願我世界無有女人 及其名字 一切眾生 等一化生 壽命無量 除其誓願 無有一切不善之名 世界清淨 無有臭穢 常有諸天微妙之香 悉皆充滿 一切眾生 皆悉成就三十二相 而自瓔珞 所有菩薩 皆是一生 除其誓願 願我世界所有眾生 於一食頃 以佛力故 遍至無量無邊世界 見現在佛 禮拜圍繞 以其所得神足變化 供養於佛 即於食頃 還至本土 而常贊說佛之法藏 身得大力 如那羅延 世界所有莊嚴之事 乃至得天眼者 不能盡說 所有眾生 皆得四辯 一一菩薩所坐之樹 枝葉遍滿一萬由旬 世界常有淨妙光明 悉令他方世界無量佛土種種莊嚴而於中現 所有眾生 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行不淨 常為其餘一切諸天 人及非人之所恭敬 供養尊重 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而於其中常得六根清淨 即于生時得無漏喜 受于快樂 自然成就一切善根 尋于生時著新袈裟 便得三昧 其三昧名善分別 以三昧力 遍至無量諸佛世界 見現在佛 禮拜圍繞 恭敬供養 尊重讚歎 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於此三昧 無有退失 所有菩薩 如其所願 各自莊嚴修淨妙土 於七寶樹中 悉皆遙見諸佛世界 一切眾生 尋于生時得遍至三昧 以三昧力故 常見十方無量無邊諸世界中現在諸佛 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終不退失 願令我界所有眾生 皆得宮殿 衣服 瓔珞 種種莊嚴 猶如第六化自在天 世界無有山陵 堆阜 大小鐵圍 須彌 大海 亦無陰蓋 及諸障礙煩惱之聲 無三惡道 八難之名 無有受苦之名 及不苦不樂名 世尊 我今所願如是 欲得如是嚴淨佛土 世尊 我于來世便當久久行菩薩道 要得成就如是清淨佛土 世尊 我于來世作是稀有事已 然後乃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 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 菩提樹縱廣正等一萬由旬 於此樹下坐道場時 於一念中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常光照於無量無邊百千億那由他諸佛世界 令我壽命無量無邊百千億那由他劫 無能知者 除一切智 令我世界無有聲聞 辟支佛乘 所有大眾純諸菩薩 無量無邊 無能數者 除一切智 願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令十方諸佛稱揚讚歎我之名字 願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無量無邊阿僧祇餘佛世界所有眾生 聞我名者 修諸善本 欲生我界 願其捨命之後 必定得生 唯除五逆 誹謗聖人 破壞正法 願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其餘無量無邊阿僧祇諸佛世界所有眾生 若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修諸善根 欲生我界者 臨終之時 我時當與大眾圍繞 現其人前 其人見我 即於我所 得心歡喜 以見我故 離諸障礙 即便捨身來生我界 願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諸菩薩摩訶薩 所未聞法 欲從我聞者 如其所願 悉令得聞 願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其餘無量無邊阿僧祇世界 在在處處諸菩薩等 聞我名者 即得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得第一忍 第二 第三 有願欲得陀羅尼 及諸三昧者 如其所願 必定得之 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無有退失 我滅度後 過諸算數劫已 有無量無邊阿僧祇世界 其中菩薩 聞我名字 心得淨信第一歡喜 悉禮拜我 歎未曾有:「是佛世尊為菩薩時 已作佛事 久久乃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彼諸菩薩得最第一信心歡喜已 必定當得第一初忍 第二 第三 有願欲得陀羅尼門 及諸三昧者 如其所願 悉皆得之 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無有退失 我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 其餘無量無邊阿僧祇世界 有諸女人 聞我名者 即得第一信心歡喜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乃至成佛 終不復受女人之身 願我滅度已 雖經無量無邊阿僧祇劫 有無量無邊阿僧祇佛刹 其中女人 聞我名者 即得第一信心歡喜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乃至成佛 終不復受女人之身 世尊 我之所願 如是佛土 如是眾生 世尊 若世界清淨 眾生如是者 然後乃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男子 爾時寶藏如來贊轉輪王言:「善哉善哉 大王今者 所願甚深 已取淨土 是中眾生 其心亦淨 大王 汝見西方過百千萬億佛土 有世界名尊善無垢 彼世界有佛 名尊音王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今現在為諸菩薩說于正法 彼界無有聲聞 辟支佛名 亦無有說小乘法者 純一大乘 清淨無雜 其中眾生 等一化生 亦無女人及其名字 彼佛世界所有功德 清淨莊嚴 悉如大王所願 無量種種莊嚴佛之世界 等無差別 悉已攝取無量無邊調伏眾生 今改汝字 為無量清淨 」
 爾時世尊 便告無量清淨:「彼尊音王佛 過一中劫 當般涅槃 般涅槃已 正法住世 滿十中劫 正法滅已 過六十中劫 彼土轉名彌樓光明 當有如來出現於世 號不可思議功德王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是佛猶如尊音王如來 世界莊嚴如尊善無垢 等無有異 其佛壽命六十中劫 佛滅度已 正法住世六十中劫 正法滅已 過千中劫 是時世界故名尊善無垢 復有佛出 號寶光明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世界所有 壽命多少 正法住世 亦如不可思議功德王佛 等無有異 正法滅已 是時世界轉名善堅 復有佛出 號寶尊音王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世界莊嚴 如前無異 佛壽三十五中劫 佛滅度後 正法住世 滿七中劫 正法滅已 復有無量無邊諸佛 次第出世 所有世界 壽命 正法 悉亦如是 我今皆見如是諸佛始初成道 及其滅度 是時世界常住不異 無有成敗 大王 如是諸佛悉滅度已 復過一恒河沙等阿僧祇劫 入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 是時世界轉名安樂 汝於是時 當得作佛 號無量壽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
  是時聖王聞是語已 前白佛言:「世尊 如是等當成佛者 為在何處?」
 佛告大王:「如是菩薩 今在此會 其數無量 不可稱計 悉從十方餘佛世界而來集此 供養於我 聽受妙法 是諸菩薩 已從過去諸佛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復從現在十方諸佛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是故先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大王 是諸菩薩 已曾供養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佛 種諸善根 修集智慧 大王 以是之故 是諸菩薩 在於汝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時轉輪王復白佛言:「世尊 是寶海梵志 乃能勸我及諸眷屬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是梵志于未來世 為經幾時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大王:「是梵志成就大悲故 于未來世獅子吼時 汝自知之 」 時轉輪王復白佛言:「世尊 若我所願成就 如佛所記者 我今頭面禮佛 當令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六種震動 其中諸佛亦當為我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
 善男子 爾時無量淨王作是語已 尋於佛前頭面著地 爾時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佛世界六種震動 是中諸佛即與授記 作如是言:「刪提嵐界善持劫中人壽八萬歲 有佛出世 號曰寶藏 有轉輪聖王 名無量淨 主四天下 三月供養寶藏如來及比丘僧 以是善根故 過一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已 始入第二恒河沙阿僧祇劫 當得作佛 號無量壽 世界名安樂 常身光照 縱廣周匝十方各如恒河沙等諸佛世界 」
 爾時寶藏如來 即為大王說此偈言:
  十方世界 震動大地 

 及諸山林 如恒沙等 

 汝今可起 已得授記 

 為天人尊 勝法調禦 
 善男子 爾時轉輪聖王聞是偈已 心生歡喜 即起合掌 前禮佛足 去佛不遠 復坐聽法 
 善男子 爾時寶海梵志 復白聖王第一太子言:「善男子 持此寶物 並及先所於三月中供養如來及比丘僧種種珍寶 如是福德 和合集聚 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作是言:「善男子 以此所施 不應求于忉利天王 大梵天王 何以故?今者所有福報之物 皆是無常 無決定相 猶如疾風 是故應當以是佈施所得果報 令心自在 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度脫無量無邊眾生 令入涅槃 」
 是時太子聞是語已 答梵志言:「我今觀于地獄眾生 多諸苦惱 人天之中 或有垢心 以垢心故 數數墮於三惡道中 」
 復作是念:「是諸眾生 以坐親近惡知識故 退失正法 墮大暗處 盡諸善根 攝取種種諸邪見等 以覆其心 行於邪道 」
 世尊 今我以大音聲 告諸眾生:我之所有一切善根 盡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願我行菩薩道時 若有眾生受諸苦惱恐怖等事 退失正法 墮大暗處 憂愁孤窮 無有救護 無依無舍 若能念我 稱我名字 若其為我天耳所聞 天眼所見 是眾生等 若不得免斯苦惱者 我終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復白佛言:「世尊 我今復當為眾生故 發上勝願 世尊 我今若能逮得己利者 願令轉輪聖王 過第一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已 始入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 是時世界 名曰安樂 大王成佛 號無量壽 世界莊嚴 眾生清淨 作正法王 是佛世尊 於無量劫作佛事已 所作已辦 入無餘涅槃 乃至正法住時 我于其中 修菩薩道 即於是時 能作佛事 是佛正法于初夜滅 即其後夜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復白佛言:「唯願世尊 為我授記 今我一心 請於十方如恒河沙等現在諸佛 唯願各各為我授記 」
 善男子 爾時寶藏佛尋為授記:「善男子 汝觀天人 及三惡道一切眾生 生大悲心 欲斷眾生諸苦惱故 欲斷眾生諸煩惱故 欲令眾生住安樂故 善男子 今當字汝為觀世音 善男子 汝行菩薩道時 已有百千無量億那由他眾生 得離苦惱 汝為菩薩時 已能大作佛事 善男子 無量壽佛般涅槃已 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後分 初夜分中正法滅盡 夜後分中彼土轉名一切珍寶所成就世界 所有種種莊嚴 無量無邊 安樂世界所不及也 善男子 汝於後夜 種種莊嚴 在菩提樹下坐金剛座 於一念中間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號遍出一切光明功德山王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其佛壽命九十六億那由他百千劫 般涅槃已 正法住世六十三億劫 」
 爾時觀世音前白佛言:「若我所願得成就者 我今頭面敬禮佛時 當令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世界中現在諸佛 亦復各各為我授記 亦令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大地及諸山河六種震動 出種種音樂 一切眾生心得離欲 」  善男子 爾時觀世音菩薩尋禮寶藏如來 頭面著地 爾時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六種震動 一切山林悉出種種無量音樂 眾生聞已 即得離欲 其中諸佛皆與授記 作如是言:「散提嵐界善持劫中人壽八萬歲時 有佛出世 號曰寶藏 有轉輪聖王 名無量淨 主四天下 其王太子名觀世音 三月供養寶藏如來及比丘僧 以是善根故 於第二恒河沙等阿僧祇劫後分之中 當得作佛 號遍出一切光明功德山王如來 世界名曰一切珍寶所成就 」
 爾時寶藏如來 為觀世音而說偈言:
 大悲功德 今應還起 

 地六種動 及諸佛界 

 十方諸佛 已授汝記 

 當成為佛 故應歡喜 
 善男子 爾時太子觀世音聞是偈已 心生歡喜 即起合掌 前禮佛足 去佛不遠 復坐聽法 
 善男子 爾時寶海梵志 復白第二王子尼摩言:「善男子 汝今所作福德清淨之業 為一切眾生得一切智故 應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善男子 爾時王子在佛前坐 叉手白佛言:「世尊 如我先於三月之中供養如來及比丘僧 並我所有身口意業清淨之行 如此福德 我今盡以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願不淨穢惡世界 令我國土及菩提樹 如觀世音所有世界種種莊嚴 寶菩提樹 及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願遍出功德光明佛始初成道 我當先請轉於法輪 隨其說法所經時節 於其中間行菩薩道 是佛涅槃後 正法滅已 我于其後次第成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我成佛時 所作佛事 世界所有種種莊嚴 般涅槃後正法住世 如是等事 悉如彼佛 等無有異 」
 爾時佛告第二王子:「善男子 汝今所願取大世界 汝于來世 當得如是大世界處 如汝所願 善男子 汝于來世 當於如是最大世界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號曰善住珍寶山王如來 應供 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 世間解 無上士 調禦丈夫 天人師 佛 世尊 善男子 由汝願取大世界故 因是字汝為得大勢 」
 爾時得大勢前白佛言:「世尊 若我所願成就 得己利者 我今敬禮於佛 當令十方如恒河沙等諸佛世界六種震動 雨須曼那華 其中諸佛各授我記 」
 善男子 爾時得大勢 在於佛前 頭面著地 尋時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六種震動 天雨須曼那華 其中現在諸佛世尊 各與授記 
 爾時寶藏如來 為得大勢而說偈言:
   堅力功德 今可還起 

 大地震動 雨須曼華 

 十方諸佛 已授汝記 

 當來得成 人天梵尊 
  善男子 爾時得大勢聞是偈已 心生歡喜 即起合掌 前禮佛足 去佛不遠 復坐聽法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繫站長 | 關閉本頁
普陀洛迦文教協會台灣總會 CopyRight (c) 2005
地址:台灣嘉義光彩街441號
聯繫電話: 05-2252097 E-Mail:potalaka001@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