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閱經尺(可拖動)
      
  首頁 | 觀音法藏 | 觀音野史 | 雁過留聲 | 聯繫我們  
你現在的位置:觀音法藏>>佛說燈指因緣經 您好,我們真誠歡迎您的到來,請多提建議,謝謝。
佛說燈指因緣經

(文字如有錯漏,懇請批評指出(點擊進入))
 

 

若種少善於勝福田 人天受樂 後得涅槃 是以智者 應當勤心修集善業 言福田者 即是佛也 佛身光明 如融金聚 功德智慧 以自莊嚴 得圓足眼 善能觀察眾生諸根 世間黑闇 為作燈明 眾生愚癡 為作親善 眾善悉備 名稱普聞 牟尼世尊 眾所歸依 是故人天 至心修福 無不獲報 昔王舍城 五山圍繞 於五摩伽陀 最處其裏 此王城內裏巷 相當庭園廣博 臺觀嚴麗 堂室綺妙 高軒敞朗 周币欄楯 有好林池 甚可愛樂 其水清淨 溫涼調適 通渠回流 轉相交注 林樹蕭森 枝條蓊鬱 華實繁茂 映蔽日月 風吹花林 出微妙香 其香苾馚 芳馨四塞 遍王舍城 諸勝智人 修梵行者 鹹以此地 莊嚴殊特 心生喜樂 自遠而至 雲集其中 時此城主 阿闍世王 道化光被 遐邇所歸 正法治國 修善者眾 國實民殷 安隱快樂 爾時城中 有一長者 其家巨富 庫藏盈溢 如毗沙門 然無子胤 禱祀神祇 求乞有子 其婦不久 便覺有身 滿足十月 生一男兒 是兒先世宿殖福因 初生之日 其手一指 出大光明 明照十裏 父母歡喜 即集親族 及諸相師 施設大會 為兒立字 因其指光 字曰燈指 諸集會者 睹其異相 歎未曾有 時此會中 有婆羅門 名曰婆修 誦四圍陀典 博聞多知 事無不曉 見兒姿貌 奇相非常 含笑而言 今此兒者 或是那羅延天 釋提桓因 日之天子 諸大德天 來現生也 時兒父母 聞是語已 倍增歡喜 設大檀會 七日七夜 佈施作福 如是輾轉 舉國聞知 皆雲長者 產一福子 稱美之音 上徹于王 時王聞已 即敕將來 長者受教 尋即抱兒 詣王宮門 值王宴會 作眾伎樂 無人通啟 不得輒前 其兒指光 徹照宮庭[這-言+(序-予+手)]赫然大明 照于王身及以宮觀 一切雜物 斯皆金色 其光遍照于王宮內 譬如大水湛然盈滿 王即怪問 此光何來 忽照吾宮 將非世尊欲化眾生至我門耶 又非大德諸天釋提桓因日天子等下降來耶 王尋遣人 往門外看 使人見已 還入白王 向者大王 所喚小兒 今在門外 此兒手在乳母肩上 其指出光明來徹照 故有此光 王敕使言 速將兒來 王既見之 深異此兒 自捉兒手 觀其兒相 諦瞻睹已 而作是言 外道六師 稱無因果 真偽誑惑 若無因果 雲何此兒 從生已來 容貌超絕 指光炳著以此觀之 諸外道輩 陷諸眾生 顛墜惡趣 定知此兒非自在天之所化生 亦非神祇 自然而有必因宿福 獲斯善報始知佛語誠諦不虛 佛說種種業緣 莊嚴世間 一切眾生 眼見報應 而不修福 一何怪哉 王複言曰 今猶未審 此指光曜 或因於日 而有此明 必欲驗者 須待夜半 既至日暮 即以小兒 置於象上 在前而行 王將群臣 共入園中 而此小兒 指光所照 幽闇大明 觀視園中 鳥獸華果 與晝無異 王觀此已 喟然歎曰 佛之所說 何其真妙 我於今日 于因於果 生大堅信 深鄙六師 愚迷之甚 是故於佛 倍生宗仰 于時耆域 即白王言 佛于修多羅中說 若不見業 故有慳貪 以見業故 慳貪永息 今見燈指 有此福報 假令窮困 尚應罄竭 而修善業 況複富饒 而不作福 如是語頃 天已平曉 還將燈指 入于王宮 王甚歡喜 大賜珍寶放令還家 燈指漸漸 遂便長大 其父長者 為求婚所 選擇高門與己等者 娉以為婦 長者既富 禮教光備 閨門雍穆 資產轉盛 夫盛有衰 合會有離 長者夫妻 俱時喪亡 譬如日到沒處暉光潛翳 如日既出月光不現 如火為灰熾炎永滅 強健好色 為病所壞 少壯之年 為老所侵 所愛之命 為死所奪 父母既終 生計漸損 而此燈指 少長富逸 不閑家業 惡伴交遊 恣心放意 耽惑酒色 用錢無度 倉庫儲積 無人料理 如月盈則闕轉就損減 時彼國法 歲一大會 集般周山 于時燈指 服飾奢靡 將從伎樂 皆悉嚴麗 擬于王者 詣彼會所 彼會大眾 見其如是 無不敬美 爾時眾人 共相酣飲 歡娛適意 鐘鼓競陳 弦歌普作 歡舞平場 嬉戲原野 娛樂之音 動山蓋穀 時後群賊 知燈指詣會未還之間 伺其空便往到其家 劫掠錢財 一切盡取 燈指暮歸 見己舍內 為賊劫掠 唯有木石塼瓦等在 見此事已 悶絕躄地 傍人水灑 方得醒寤 憂愁啼哭 而作是念 我父昔來 廣作方宜 修治家業 劬勞積聚倉庫財寶 是父所為 生育我身 覬有委付 如何至我 不紹父業 浮游懶惰 為人欺陵 父之余財 一旦喪失 倉庫空虛 畜產迸散 顧瞻舍宅 唯我子然 著身瓔珞 及以服乘 當用貿食以濟交急 用之既盡 當如之何 當于爾時 指光亦滅 其妻厭賤捨棄而走 僮僕逃失 親裏斷絕 素與情昵極親厚者 反如怨仇 見其貧窮 恐從乞索 逆生嗔怒 婦尚捨棄 況于餘人 當知貧窮 比於地獄 貧窮苟生 與死無別 先慣富樂 卒罹窮困 失所依憑 棲寄無處 憂心火熾 愁毒燋然 華色既衰 悴容轉彰 身體尪羸 饑渴消削 眼目押陷 諸節骨立 薄皮纏綶 筋脈露現 頭髮蓬亂 手足銳細 其色艾白 舉體皴裂 又無衣裳 至糞穢中 拾掇粗弊 連綴相著 才遮人根 赤露四體 倚臥糞堆 複無席薦 諸親舊等 見而不識 曆巷乞食 猶如餓烏 至知友邊 欲從乞食 守門之人 遮而不聽 伺便輒入 複為排辱 舍主既出 欲加鞭打 俯僂曲躬 再拜謝罪 舍主輕蔑 都不回顧 設得入舍 輕賤之故 既不與語 又不敷座 與少飲食 撩擲盂器 不使充飽 時彼國內 取婦生子剃發法皆設會 往到會中望乞殘食 以輕賤故 不喚令坐 驅其走使 益索所須 得少餘殘 與奴共器 便自思惟 怪哉怪哉 我今雲何 貧賤伶俜 忽至如此 私自念言 如我今日 精神昏迷 心智失識 不知今者為是本形 更受身耶 辛苦荼毒 世所無偶 譬如林樹無花眾蜂遠離 被霜之草葉自燋卷 枯涸之池鴻雁不遊 被燒之林糜鹿不趣 田苗刈盡無人捃拾 今日貧困 說往富樂 但謂虛談 誰肯信之 世人甚眾 無知我者 由我貧窮 所向無路 譬如曠野為火所焚 人不喜樂 如枯樹無蔭 無依投者 如苗被雹霜 捐棄不收 如毒蛇室 人皆遠離 如雜毒食 無有嘗者 如空塚間 無人趣向 如惡廁溷 臭穢盈集 如魁膾者 人所惡賤 如常偷賊 人所猜疑 我亦如是 所向之處 動作譏嫌 所可談說 發言生過 雖說好語 他以為非 若造善業 他以為鄙 所為機捷 複嫌輕躁 若複舒緩 又言重直 設複讚歎 人謂諂譽 若不加譽 複生誹謗 言此貧人 常無好語 若複教授 複言詐偽 耆舊強有所知 若廣言說 人謂多舌 若默無言 人謂藏情 若正直說 複雲粗獷 若求人意 複言諂曲 若數親附 複言幻惑 若不親附 複言驕誕 若順他所說 複言詐取他意 若不隨順 複言自專若屈意承望 罵言寒賤 若不屈意 言是貧人猶故自我 若小自寬放 言其愚癡 無有拘忌 若自攝撿 言其空粗 詐自端礭 若複歡逸 言其譸張 狀似狂人 若複憂慘 言其舍毒 初無歡心 若聞他語 有所不盡 為其判釋 言其命趣以愚代智耐著之甚 若複默然 複言頑嚚 不識道理 若小戲論 言不信罪福 若有所索 言其苟得不知廉恥 若無所索 言今雖不求後望大得 若言引經書 複雲詐作聰明 若言語樸素 複嫌疏鈍 若公論事實 複言強說 若私屏正語 複言讒佞 若著新衣 複言假借嚴飾 若著弊衣複言儜劣寒悴 若多飲食 複言饑餓饕餐 若少飲食 言腹中實饑詐作清廉 若說經論 言顯己所知 彰我闇短 若不說經論 言愚癡無識 可使放牛 若自道昔事業 言誇業自譽 若自杜默 言門資淺薄 諸貧窮者 行來進止言說俯仰 儘是[億-音+(夫*夫)]過 富貴之人 作諸非法都無過患 舉措雲為 斯皆得所 貧窮之人 如起屍鬼 一切怖畏 如遇死病 難可療治 如曠野嶮處絕無水草 如墮大海沒溺洪流 如人捺咽 不得出氣 如眼上翳 不知所至 如厚垢穢 難可洗去 亦如怨家 雖同衣食 不舍噁心 如夏暴井入中斷氣 如入深泥滯不可出 如山暴水駃流吹漂樹木摧折 貧亦如是 多諸艱難 貧窮又能毀壞 壯年好色 氣力名聞 種族門戶 智慧持戒 佈施慚愧 仁義信行勇武意志 悉能壞之 又複能生 饑寒怨憎 輕躁褊狹 憂愁慘毒 嫌責罪負 如是眾苦 從貧窮生 譬如伏藏 多有雜物 貧伏藏中 多有種種身心苦惱 夫富貴者 有好威德 姿貌從容 意度寬廣 禮義競興 能生智勇 增長家業 眷屬和讓 善名遠聞 燈指思惟 我今貧厄 世間少比 正欲捨身 不能自殞 當作何方 以自存濟 複作是念 世人所鄙 不過擔屍 此事雖惡交 無後世受苦之業 若當餘作 或值殺生 作諸不善 以此而言 我請為之 爾時有人 聞其此語 即雇擔屍 燈指取直 尋從其言 擔負死人 到於塚間 意欲擲棄 于時死人 急抱燈指 譬如小兒抱其父母 急捉不放 盡力[打-丁+勉]卻不能得去 死人著脊 猶如胡膠 不可得脫 排推不離 甚大怖畏 作是念言 我於今日 擔此死人 欲何處活 即詣旃陀羅村語言 誰能卻我背上死屍 當重相雇 諸旃陀羅 詳共盡力 共挽卻之 亦不肯去 餘見之者 罵燈指言 狂人何為 擔負死屍 入人村落 競以杖石 而打擲之 身體傷破 痛懼並至 有人憐湣 將其詣城 遂到城門 既到門下 守門之人 逆遮打之 不得近門 此何癡人 擔負死屍 欲來入城 自見己身 被諸杖木 身體皆破 甚懷懊惱 發聲大哭 而作是言 我正為食 作此鄙事 今日忽然 遭此大苦 由我貧困 不擇作處 為斯賤業 冀得價直 以自存活 如何一旦 複值苦毒 甯作餘死 不負屍生 且哭且言 時守門者深生憐湣 放令還家 到自空室 先同乞索諸貧人等 共住之者 遙見死屍在其背上 悉皆舍去 既到舍已 屍自墮地 燈指于時踰增惶怖 悶絕躄地 久乃得穌 尋見死屍 手指純是黃金 雖複怖畏 見是好金 即前視之以刀試割 實是真金 既得金已 心生歡喜 複剪頭項手足 如是剪已 尋複還生 須臾之頃 金頭手足 其積過人 譬如王者失國還複本位 如盲得眼視瞻明瞭 如久思他女得與交歡 如學禪者忽得道證 燈指歡喜 亦複如是 庫藏珍寶 倍勝於前 威德名譽 有過先日 親裏朋友 妻子僮僕 一切還來 燈指歎曰 嗚呼怪哉 富有大力 能使世人來歸極疾 嗚呼怪哉 貧有大力 能使所親舍我極速 我先貧時 素所親昵 交遊道絕 總無一人與我語者 今日一切顒顒承事 合掌恭敬 假使生處如帝釋 勇力如羅摩知見如天師 若無錢財都無所直 富者不問愚智 皆稱好人 實無所知 人以為智亦得勇健 諸善名聞 雖複醜陋老弊 少壯婦女 樂至其邊 阿闍世王 聞其還富 尋即遣人 來取其寶 其所取者 儘是死人 還擲屋中 見是真金 燈指知王欲得此寶 即以金頭手足 以用上王 王既得已齎之還宮 於後燈指作是思惟 而說偈言 
五欲極輕動  如電毒蛇蟲
榮樂不久停  即生厭患心
尋以珍寶 施與眾人 於佛法中 出家求道 精勤修習 得阿羅漢 雖獲道果 而此屍寶 常隨逐之 

比丘問佛 燈指比丘 以何因緣 從生以來 有是指光 以何因緣 受此貧困 複何因緣 有此屍寶 常隨逐之 佛告比丘至心諦聽 吾當為汝說其宿緣 燈指比丘 乃往古世 生波羅奈國大長者家 為小兒時 乘車在外 遊戲晚來 門戶已閉 大喚開門 無人來應 良久母來 與兒開門 嗔罵母言 舉家擔 死人去耶 賊來劫耶 何以無人與我開門 以是業緣 死墮地獄 地獄餘報 還生人中 受斯貧困 光指因緣 屍寶因緣 為汝更說 過去九十一劫有佛 名毗婆屍 彼佛入涅槃後 佛法住世 燈指爾時 為大長者 其家大富 往至塔寺 恭敬禮拜 見有泥像 一指破落 尋治此指 以金薄補之 修治已訖 尋發願言 我以香華伎樂供養 治像功德因緣 持此功德願生天上人間 常得尊豪富貴 假令漏失尋還得之 使我於佛法中出家得道 以治佛指故 得是指光及死屍寶聚 以惡口故 從地獄出 得貧窮果報 佛說是燈指因緣經時 諸天人民 散眾天華 作天伎樂 供養已訖 便還天宮 以是因緣 少種福業 於形像所得是福報 乃至涅槃形像尚爾 況複如來法身者乎 能於佛法 如說修行如此功德 不可限量若欲生天人中受諸快樂 應當至心聽法 以惡口因緣 受大苦報 應畏眾苦 遠離惡口諸不善業 以此觀之 一切世人 富貴榮華 不足貪著 于諸人天 尊貴不應喜樂 當知貧窮是大苦聚 欲斷貧窮不應慳貪 是以經中 言貧窮者 甚為大苦 


 
     
 
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繫站長 | 關閉本頁
普陀洛迦文教協會台灣總會 CopyRight (c) 2005
地址:台灣嘉義光彩街441號
聯繫電話: 05-2252097 E-Mail:potalaka001@yahoo.com.tw